五年之後
你傳了一封簡訊給我
告訴我,你想見面

因為什麼,我不知道


如同我過去不瞭解你一樣
你的朋友、你的網友、甚至你的家人...
我一無所知
直到後來看到手機裡的曖昧
看到女子心痛的苦苦要求
看到她渴望的你的回頭

這一刻,我才明白
原來這一段傷害的除了那雙原本牽起我多年的雙手外
在另一處還有一位這樣的人也在流淚哭泣
只是我都不知道罷了


五年之後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的味道,你的好,你的煙味你的笑
老實說,我都沒有印象
只記得打給你最後一通電話的時候
你說你正在跟朋友介紹的女生吃飯

那時候我哭不是,笑不得
前進不了也回不了頭
原來我進入了下一步人生的階段
騙人與被騙


時間很快,這幾年
沒有很平穩,也不見得非常踏實
頹靡的部份仍舊堅持著某些理想
理想的部分仍舊伴隨著某些頹糜
也許不如我預料中的滿意
卻有超乎意料的收穫
至少將來我有好多故事可以說


面對你的回應,你傳的簡訊
我沒有做任何的回覆
我不知道該回覆什麼
回覆了又會有什麼意義
面對一個陌生的人,我安靜


突然想起了二姐的小女兒
小娃兒好可愛
那純真不劈腿,那眼神不深邃
那笑容才是我們都該各自追求的境界


不說再見了
因為我並不期待會再見面
 
 

許 天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ow
  • 這種曾經的痛苦我能了解~
    真正放下了~就沒有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