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很多時候會徬徨路口,抉擇未來該如何走,特別是在職場工作一段時間後,有些人更常會自問:「這是否是唯一的一條路?」,昨天在看韓第的書 《你拿什麼定義自己?》,他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要讀者如何定義自己的成就,尋找人生的價值與方向?

之前也曾讀過他一本《大象與跳蚤》,探討組織與個人的未來。「大象」是指大型企業,「跳蚤」是指自由工作者。他認為,在未來幾年間,「許多人必須面對跳出大象棲息地、自立門戶改當跳蚤的轉變」。在那時,我還只是為了趕論文進度的研究生,有些想法只是在我腦子打滾,有些混亂,有些遙遠,但最近腦子的東西慢慢與生活連結,思考過很多相關的問題,現在看起這本書來,居然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也慢慢對於這些衝擊有所行動.

新書中他是以自己的故事,告訴大家他為何放棄穩定教職,展開人生的「第二條曲線」;接著又如何離開「組織」,成為為自己工作的「跳蚤」,身兼教授、作家、顧問、廣播主持人等,過著他所謂的「組合式生活」。兩本書都很好看,也有很多觀念與想法值得大家一同檢視自己的組織。

當一隻「跳蚤」並不難,難在是否有勇氣去做這個決定。因為多數人習於依附在企業中工作,離開企業似乎就意味「失業」或「沒有收入」。的確,若無一枝之長,跳蚤也跳不起來;即使有一枝之長,也未必代表就可以當個快樂的自由工作者。因為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與現實,需得自己扛下風險,韓第不會為任何跳蚤掛保險,也不會付你所需的補習費。

 

"任何方式的獨立,都很浪漫;任何浪漫的方式,都要付出代價。"".....空白的行程表令人沮喪,來自鬆綁的幸福,變成了來自自由的驚慌。成為跳蚤,嚮往那種自由自在的浪漫,不受拘束的美感,但沒多久不是忙到昏頭、要不就是閒來無事昏睡,心慌慌!人都需要歸屬感,可是當你不再隸屬於某個組織時,你要如何界定自己的價值,確保在眾多soho存在的狀況下,我們能有相對的優勢脫穎而出,獲得較大的case與金錢?

 

韓第提到當大象其實是每個要當跳蚤的人最需要的過程,因為在大象背上可以看的更高更遠,當大象可以知道世界的廣闊。可是事實上大象的緩慢和笨重是讓人詬病的,因此一隻會跳舞的大象是大組織所衷心盼望的。
他的書沒有是非對錯的問題。想過自己的生活理由很多,不管我們選擇哪一條路,適合自己最重要。

許 天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