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覆想
那天大家在車上所談的感情生活
能夠從一而終,跟著愛你的人一輩子相守
這樣單純的生活是否就是所謂的幸福
 
這個問題 在當時並沒有答案
只是能夠熱烈的喜歡一個人
這樣的幸福 是否可以更真切
 
下班的路上
將車子緩緩的開到鹽埕區
一樣的小函洞,一樣的位置
坐在車上我一直想,好想去看看你的家
那邊有我們的回憶,好多好多
我突然了解,那些都真的過去了,就算我們想追.都追不回
包括高雄的車站,咕蒂估蒂的奶茶,還有壽山的風景
還有那家好吃的佐佐義
偶爾我會很懷念你家旁的阿亮雞排
還有那個門口有各鼓的國小
 
我不知道將這些話寫在這裡好不好
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看到,又或者可能你看到了,也只覺得沒有意義
現在的你很忙,很辛苦,有壓力,我不能分擔,沒辦法分擔,沒機會分擔
那就做到不打擾,至少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當然,我仍舊想看看你,想聽你的聲音
這要求必然是奢侈的,我說了其實也只是說說而已
每天思考我是不是真的應該走了
甚至離開這個不屬於我的地方
卻往往不能下個決定,因為決定是痛苦的,而又操之我手
這如同切腹的舉動,讓人不知所措...
 
生命彷彿是一個沒有明確出口的電影院
我在裡面看著一遍又一遍的二輪片
我不敢踏出去這個電影院
但是這些片子我實在看太多次
看得令人心痛,看得令人無助,看得令人悲傷
結果我就這麼每個晚上停在廳與廳之間的走廊上
期盼著能看到新的影片
期待著能吃到熱騰騰的爆米花
然後每天又持續的看一次所有的二輪片..........
 

許 天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