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回來了  
整理行李發現
東西遺留在各地
心也遺落在各地
 
手機在高雄
充電氣在嘉義
隱形眼鏡在高雄
眼鏡在嘉義
相機在高雄
記憶卡在台北
agnes b項鍊在嘉義
路邊攤耳環在高雄
工作在高雄
家人在嘉義
愛人在台北
沒辦法抽離
沒辦法分割每一個我
突然很討厭這種距離感
彷彿哪都可以去
卻也不屬於哪裏
 
外面天氣好好
我想牽著阿嬤的手一起買菜吃早餐
好簡單的事情,卻很難在一時之間完成
老姐說奶奶的胃那天突然大量出血
若不是即時動手術
出國回來的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
老姐隨口說了一句你要不要回來了
我知道 奶奶老了
需要人照顧
這是我該做的 因為她是陪伴我長大的親人
沒有她在身邊的呵護  也不會有現今完整的我
 
原本打算這時段時間要跟家人聊些未來的想法
一時間   這些念頭全部哽在心頭
當理想與現實在拉扯的時候
抓住我的到底是什麼
 
我很矛盾
只能讓自己淹沒在工作中
聽不見自己內在那個微小的召喚
我很矛盾
我走在一條大多數人行走的道路上
卻從來不敢為自己追求什麼
我很矛盾
所以我更希望
有一天我會做些讓自己這輩子不會再後悔的事......................
 
  
 
 
 
 
 
 

許 天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